常见问题欢迎来到博狗bodog88手机,权威的博狗bodog88手机、www.qiamagu.net
www.qiamagu.net
点击咨询毛老师  点击咨询李老师  点击咨询王老师
范文如找不到所需论文资料、期刊请您在此搜索查找
您当前的位置:博狗bodog88手机 > 财经论文 >

财经素养结构中财经价值观研究

发布时间:2018-08-13

摘要

  Abstract:Financial values can be defined as a set of values by which individuals perceive, evaluate, and choose individual financial activities, such as wealth acquisition and wealth utilization. There exist two approaches in the extant literature: Research at the macro level has treated financial values as a factor of the general value system, while studies at the micro level have directly investigated a specific factor of financial values, such as materialism and money attitude. Unlike these previous studies at the macro and micro levels, we propose that it is necessary to explore the concept and construct of financial values at the meso level. In the current article, we reviewed the research advances on financial values at multiple levels, after which we defined the concept of financial values based on practical and theoretical analyses. Finally, we used content-construction approach to propose the construct of financial values, consisting of financial planning values, wealth values, and financial ethics values.

  Keyword:values; financial values; materialism; money attitude; construct of financial values;

  现代公民应具备良好的财经素养。我们将财经素养看作是一个包含财经知识、财经能力和财经价值观的“三元”结构 (辛自强, 张红川, 孙铃, 于泳红, 辛志勇, 2018) 。其中, 财经价值观 (financial values) 涉及的是个体在财经活动中的态度意愿、道德伦理、价值取向等问题, 在整个财经素养结构中是一个具有导向性作用的重要指标。

  1、引言:价值观作为财经素养的重要内容

  价值观之所以成为个体财经素养的必备要素, 是与价值观的基本属性紧密相关的。首先, 价值观是个体行为的一种动力机制 (Schwartz, 1992) 。价值产生于需要, 一种价值观一旦形成就会激励和驱动个体形成与这一价值观相一致的态度, 进而激发与这一价值观相一致的行为实践。在当今的财经社会中, 公民需要形成自己的财经价值观来激发和驱动自己的财经行为。其次, 价值观是个体行为的一种导向机制 (辛志勇, 姜琨, 2005) 。个体的财经活动并不是一种纯粹的经济行为, 而是一种包含了利益与道德、竞争与合作、财富与责任等矛盾冲突在内的与道德伦理、价值判断紧密相关的行为 (王小锡, 朱金瑞, 汪洁, 2005) 。在财经素养三要素中, 如果说财经知识、财经能力是个体从事财经活动的手段性要素的话, 那么财经价值观则是个体财经活动的导向性因素, 它影响着个体财经活动的发展方向。最后, 价值观还是个体行为的一种意义解释系统。人不仅需要对外在世界作出解释, 也需要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为什么要从事某种财经活动?从事财经活动的意义价值是什么?这些问题只能由个体的财经价值观来进行解释。

  由此可见, 财经价值观既是财经素养的重要内容, 同时也是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进行深入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但是, 以往的财经素养研究相对更加关注财经知识和财经能力的重要性 (OECD, 2017;Xiao, Chen, &Chen, 2014) , 而忽略了财经价值观在财经素养中的导向性地位。我们则将财经价值观作为财经素养的重要构成部分, 并拟在概念、理论、测量等方面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

  2、财经价值观研究的历史与现状

  要梳理财经价值观研究的历史与现状, 首先需要界定财经活动的内涵和范围。有研究者 (金丹, 2006) 认为, 财经活动总体上是一种理财管钱, 组织社会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的工作。我们 (辛自强, 张红川, 孙铃, 于泳红, 辛志勇, 2018) 认为“财经”是“财政”和“经济”的组合, 财经活动涵盖日常购物或消费、规划和理财、纳税、风险管理、财富资源保护等各类经济与财政活动, 其核心是金融活动。因此, 财经价值观的研究历史和现状梳理, 理论上应包含以金融活动为核心的各类经济与财政活动中的价值观研究。

  从学术史的角度看, 财经活动领域的价值观研究总体上呈现出这样一条显着而清晰的发展脉络:在早期, 有关财经价值观的研究包容于一般价值观研究之中, 并没有获得凸显和独立的地位。随着商业社会和消费主义的兴起以及金融服务业的繁荣, 作为对社会现实的回应, 财经价值观的研究逐步从一般价值观研究中独立出来并获得持续深化, 形成了一些研究热点和比较成熟的理论模型和方法范式。本文将围绕这一脉络进行较为系统的梳理。

  2.1、作为一般价值观系统因子的财经价值观研究

  一般价值观研究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 心理学对价值观的探讨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德国人格心理学家斯普兰格的重要着作《人的类型》, 奥尔波特等人 (Allport, Vernon, &Lindzey, 1960) 依据斯普兰格对人的类型的划分将价值观分为理论型、经济型、审美型、社会型、政治型、宗教型六种类型。在这最早的一般价值观分类中就包含了“经济型”价值取向, 认为属于这种价值类型的人具有务实的特点, 对于有用的东西充满兴趣。

  在随后的研究中, 许多一般价值观分类框架都包含有财经类价值观的内容。如着名价值观研究者罗克奇 (Rokeach, 1967) 提出的终极性价值观和工具性价值观框架中, 其18项终极性价值中的第一项即为财经类价值“富裕的生活”。另一位着名价值观研究者施瓦茨 (Schwartz, 1994) 则从人类的三种基本需要 (生物本能需要、和谐的社会互动需要和群体生存运行需要) 出发, 提出了十种普遍的价值观类型, 其中“享乐”和“成就”两种价值类型就明确包含了经济价值取向的内容。

  总体看来, 在价值观研究的早期阶段, 人们关注个体的价值观是将其作为一种个体整体意义上的解释系统, 关注的是对个体整体行为的一种推动或一种解释, 并没有特别关注对个体经济类行为的解释, 或者更准确地说仅仅是认识到存在一种普遍的追求经济类价值的取向, 但仍然是作为个体一般价值取向中的一个因素来看待, 这时的财经类价值观尚没有独立的地位, 研究深度也不够。

  2.2、财经价值观中特定因子的研究

  随着经济活动、金融活动等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逐渐增大, 涉及经济、财政领域的价值观问题越来越凸显, 同时, 一般价值观研究的取向也发生了变化, 在关注人们一般价值取向研究的同时也开始重点关注具体领域的价值观研究。在此背景下, 有关财经价值观中特定因子的研究逐渐丰富起来, 尤以物质主义、金钱态度、商业伦理方面的研究最为突出。

  2.2.1、物质主义价值观研究

  (1) 物质主义价值观研究的背景

  物质主义 (materialism) 价值观研究的兴起与现实社会生活中人们物质主义倾向的出现和加剧存在紧密的关联, 但对物质主义具体何时兴起却存在不同的观点和理解。

  一种并非主流的观点 (Kasser, 2016) 认为, 与贪欲、贪婪以及对金钱财富的兴趣一样, 物质主义是一种“普遍的基本的人性”, 其产生几乎和人类诞生一样古老, 存在于每一个历史阶段和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我国台湾学者文崇一 (1989) 也认为, 对富贵的追求一直就是传统中国社会的主要价值追求。

  但更具共识性的观点则认为, 物质主义、消费主义、重商主义是现代社会才具有的显着的特征。对其产生原因有如下说法:说法之一是工业革命导致了物质主义的产生。工业革命尤其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标志着机器时代的来临, 而机器时代则意味着生产效率的提高, 物质产品丰富易得, 人们逐步脱离了仅仅求温饱谋生存的阶段, 开始追求以物质来满足人们的其他心理欲望 (王靖原, 2009) 。说法之二是美国及整个西方社会是在二战后开始盛行物质主义的 (周穗明, 2002) 。这种观点认为, 二战后西方社会经历了长达几十年的经济繁荣期, 持续的经济繁荣使人们更加倾向于用外在价值, 如物质财富的拥有、声望和形象的提高等来衡量或评价一个人的价值, 与此同时, 传统的宗教价值观却受到持续的削弱和瓦解。这就导致在20世纪50~60年代, 消费主义、物质主义一度成为西方社会生活的主流价值观。

  事实上, 物质主义的兴起与物质主义的科学研究并不完全同步, 早期对物质主义的关注和思考更多出自一些哲学家、社会学家, 甚至是一些文学家、小说家。心理学领域对物质主义的科学研究真正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早期, 这时一些对消费者研究感兴趣的学者开始进行物质主义的实证研究, 陆续提出了物质主义的理论构念, 开发了相应的测量工具 (Ahuvia&Wong, 2002) 。

  (2) 物质主义的结构与测量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 从实证角度进行物质主义研究的理论构念及其相应的测量工具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 人格特质取向的物质主义构念及其测量。Belk (1985) 是最早从实证主义角度研究物质主义的学者, 他将物质主义看作是三种人格特质构成的集合:嫉妒 (envy) , 即当看到他人拥有的快乐、成功和社会声望优于自己时, 个体感到不快和憎恶;小气 (nongenerosity) , 即不愿意给予他人财物或与他人分享物质财富;占有 (possessiveness) , 即对个体自身物质财富保持控制权和所有权。其在后续的跨文化研究中又加入第四特质, 即保存或收藏 (preservation) , 它是指一种追求使经验或经历通过纪念品以及照片等形式可真实感知或体验重现的倾向。根据这一构念编制的测量工具获得了较多的应用。

  第二, 价值观取向的物质主义构念及其测量。Richins和Dawson (1992) 将物质主义看作是一种强调物质拥有重要性的个体价值观, 认为高物质主义者有三种特征:中心性 (centrality) , 即将物质获得置于生活的核心地位;幸福 (happiness) , 相信物质获得是幸福快乐的最大源泉;成功 (success) , 用物质拥有的数量和质量来界定个体的成功。据此构念他们编制了物质主义价值观量表 (Material Values Scale, 简称MVS) , 该量表在使用中先后推出了18题、15题、9题、6题等不同版本, 采用6点计分 (1表示“极不符合”, 6表示“极为符合”) , 得分越高, 表明个体的物质主义价值观倾向越强。由于将物质主义看作是一种个体价值观的观点获得了本领域更多研究者的认同, 因此, 该测量工具应用最为普遍和流行。

  第三, 欲望指数量表。Kasser和Ryan (1993, 1996) 根据自我决定理论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将个体追求的目标分为外在目标和内在目标两类。外在目标者更加关注获得外在的奖励或社会赞扬 (如经济成功、形象吸引力、受他人欢迎程度等) , 而内在目标者则更加关注个体内在需要的满足 (如自我接纳、归属感等) 。出于检验不同类型目标与健康的关系的需要, 他们设计了21个条目的欲望指数量表 (Aspiration Index, 简称AI) 。量表采用5级评分, 从重要性和实现可能性两方面来测试被试对自我接纳、归属感、团体情感和经济成功四种目标内容的评定。这一构念和工具也是应用较多的评价物质主义价值观的工具。

  第四, 社会政治取向的物质主义构念及其测量。Inglehart (1990) 基于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 将物质主义看作是一种社会阶层现象, 认为物质主义主要是处于社会底层的或成长于物质贫乏环境中的人们, 长期追求物质舒适、人身安全等低层次需要的倾向。他据此开发了物质主义和后物质主义价值观测量工具。他认为物质主义者往往给予低层次的物质和安全需要以优先权, 更倾向于将经济增长、低犯罪率、一个强有力的国防看作是重要的社会价值观;相反, 后物质主义者则给予审美、智力、归属、自尊等高层次需要以优先权, 更倾向于将言论自由、政府决策中个体的发言权等看作是重要的社会价值观。Inglehart的构念和工具被广泛应用于其跨国别、跨文化、跨时距的调查项目中。

  第五, 物质主义价值观研究的新构念和新方法。在近些年的研究中, 不同于以上传统的测量方法, 一些研究也开始尝试采用实验方法来研究物质主义价值观。如采用启动的范式, 控制组观看普通电影, 而实验组观看有关股票投资的金融类电影 (例如《华尔街》) 或看宣传物质主义主题的广告, 结果发现实验组被试的物质主义增强, 也更关注其外在形象 (Ashikali&Dittmar, 2012;Shrum, Jaechoon, Burroughs, &Rindfleisch, 2011) 。另外, 当将被试称作一个“消费者”而不是一个“公民”时, 也会引发被试对自我维持价值 (注重外在目标, 这与物质主义内涵一致) 更加积极的内隐评价 (Bauer, Wilkie, Kim, &Bodenhausen, 2012) 。事实上, 这些研究不仅仅是在方法上进行了新的尝试, 而实质上是对物质主义构念形成了新的理解:物质主义可能不完全是一种稳定的人格特质或价值观, 而是一种可以启动、激活的状态, 即状态物质主义。

  (3) 物质主义研究的现状

  在心理学研究领域, 尤其是以Richins和Dawson (1992) 编制的物质主义价值观量表为工具进行了大量的现状和跨文化研究以及相关研究, 取得了很多重要的成果。跨文化研究如墨西哥、中国和美国大学生的物质主义价值观比较 (Eastman, Fredenberger, Campbell, &Calvert, 1997) , 墨西哥、澳大利亚、美国、法国学生物质主义价值观的跨文化分析等 (Clarke&Micken, 2002) 。此外, Inglehart采用其研究工具对1981~1990年期间的世界21个国家的物质主义价值观和后物质主义价值观进行了深入调查, 调查结果集中发表于《静悄悄的革命———西方公众变化中的价值观和政治时尚》这一着名着作中 (胡连生, 2009) 。

  物质主义与其他相关变量的关系研究也数量众多, 主要涉及了物质主义与消费态度、人际态度、生态保护态度, 物质主义与金融行为、消费行为、生态保护行为, 物质主义与工作和教育动机、工作满意度, 物质主义与个体幸福感等内容。这些方面的“相关研究”虽然众多, 但缺乏对关系机制的深入探讨 (Kasser, 2016) 。

  2.2.2、金钱态度研究

  除物质主义外, 金钱态度 (money attitude) 是财经领域价值观研究的又一重要主题。有研究者 (Tang, Tang, &Luna-Arocas, 2005) 认为金钱态度研究的意义就在于它常被习惯用作一个“参照框架”来考察人们的日常生活状态。研究者先后提出了自己的研究构念并开发了相应的研究工具, 进行了实证研究, 也获得了许多重要的研究成果。

  (1) 金钱态度研究的背景

  金钱作为一种交换物品和服务的媒介, 也即作为一种商品交换的尺度, 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要物质保障和基础。但在现实生活中, 随着货币的广泛流通和使用, 金钱的意义除了其实际价值 (等价交换物) 、经济意义外已被赋予了更多的象征意义。比如, 金钱既可引发财富、成功、自由和控制、爱、安全、舒适、生活品质、动力、自我接纳、自我肯定、能力、社会接纳、社会权力等积极认知和情感, 也可引发失败、可耻、不信任、不道德、罪恶、犯罪等消极认知和情感 (扶长青, 张大均, 刘衍玲, 2013;Goldberg&Lewis, 1978;Lindgren, 1980) 。人们对金钱的态度、情感、价值观的多元化, 受到了心理学研究者的广泛关注。

  金钱态度和金钱价值观成为财经领域价值观研究的一个持续热点, 这源自如下背景:首先, 是物质主义研究深化的产物。有研究者 (Tang, 1995) 就指出, 金钱因其作为货币在流通交易中的广泛性成为物质财富最直接和典型的表征, 因此, “在研究物质主义过程中出现了一个更新的兴趣, 人们开始关注金钱的意义”。其次, 20世纪90年代以来,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对金钱的重要性的认知越来越强烈。金钱薪酬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吸引、慰留、激励组织员工, 提高员工及组织绩效, 并最终实现组织目标的重要手段, 使得金钱日益成为组织行为学关心和研究的重要问题 (Milkovich, Newman, &Carolyn, 1993;Mitchell&Mickel, 1999;Tang, Tang, &Luna-Arocas, 2005) 。最后, 金融服务业、企业管理者中不断出现的与金钱有关的重大丑闻、伦理问题以及“白领犯罪”现象, 也激发了对金钱态度和金钱价值观的研究 (杜林致, Tang, 2011;Tang, Chen, &Sutarso, 2008) 。

  (2) 金钱态度的因素结构及其测量

  Bruner等人194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被认为是最早的有关金钱态度的研究, 该研究表明, 来自于贫穷经济背景的儿童倾向于高估硬币的尺寸, 并且比来自富裕家庭的那些儿童赋予它更重要的意义 (Bruner&Goodman, 1947) 。直至20世纪70年代以后有关金钱态度研究的文献才迅速增加。但何谓金钱态度?目前仍然没有一个共识性很强的界定。有研究者 (Yamauchi&Templer, 1982) 从认知角度认为, 金钱态度是指个人对金钱的价值观念、金钱的伦理、金钱所代表意义的认知。也有人 (王馨竹, 2011) 从态度构成的整体要素视角出发进行了界定, 认为金钱态度指个人对金钱及其相关事物所拥有的一种持久且一致的信念、情感和行为倾向, 包含对金钱的评价、情感体验及行为反应。相对而言, 后一种界定包含态度的各构成要素, 更符合态度的实质性内涵。

  基于各自对金钱态度内涵的理解,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 这一领域的研究者们相继提出了一些相近或相异的金钱态度理论结构, 编制了各自或复杂或简单的测量调查工具。

  Wernimont和Fitzpatrick (1972) 是金钱态度实证研究的先驱, 他们采用语义分析法来测量人们的金钱态度, 他们开发的金钱语义差异量表 (Money Semantic Differential, 简称MSD) 由7个维度构成:可耻的/失败的、社会接受度、轻视的态度、道德邪恶的因素、舒适/安全的、不受社会欢迎的、保守的商业价值观。十年之后, Yamauchi和Templer (1982) 编制了金钱态度量表 (Money Attitude Scale, 简称MAS) , 该量表由4个维度构成:权力—名望、保持力—时间、不信任、焦虑。随后, Furnham (1984) 开发出了金钱信念和行为量表 (Money Beliefs and Behavior Scale, 简称MBBS) , 量表包含6个维度:着迷、权力/花费、保留、安全/保守、匮乏不足、努力/能力。

  Tang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金钱态度研究领域的重要学者, 他基于需要层次理论以及前述的金钱态度量表 (MAS) 和金钱信念与行为量表 (MBBS) , 编制出了金钱伦理量表 (Money Ethic Scale, 简称MES) (Tang, 1992) 。该量表分为6个维度:善、恶、成就、尊敬/自尊、预算、自由/权利。其中, 成就、尊敬/自尊、自由/权力三个因素属于认知成分;善、恶两个因素是情感成分;预算因素则被看作是行为成分。Tang (1995) 在后续研究中又对其上述量表进行了修订, 使原来的MES从6个维度改为3个维度, 称为短版金钱伦理量表 (Short Money Ethic Scale) , 仍保留了三种成分:成功 (认知成分) 、预算 (行为成分) 、恶 (情感成分) 。后来, Tang和Kim (1999) 为方便使用又再次将短版金钱伦理量表简化修订为只有6个题项, 维度和成分保持不变。另外, 为了研究需要, Tang等人 (Tang, Luna-Arocas, Sutarso, &Tang, 2003) 还在其MES的基础上研制了金钱喜好量表 (Love of Money Scale, 简称LOMS) , LOMS实际上是MES的分量表, 为9题项的三因素模型:富有、动机、重要性。

  后续还有一些学者提出了自己的金钱态度结构并开发了测量工具。如Lim和Teo (1997) 参考前述MBBS、MAS、MES编制的金钱态度量表由8个维度构成:着迷、权力、预算、成就、评价、焦虑、保留、小气。Mitchell和Mickel (1999) 编制了金钱重要性量表 (Money Importance Scale, 简称MIS) , 该量表包括7个分量表:金钱价值重要性、个人对金钱 (活动) 的参与、思考财务问题的时间、财务问题的知识、处理财务危机的灵活度、处理金钱的技能、将金钱视为权力与地位来源的程度。我国大陆和台湾的一些研究者 (蔡瑞华, 2000;杜林致, 2007;扶长青, 2009;林丽琼, 1993;王馨竹, 2011) 也参照已有金钱态度构念和工具先后编制了自己的测量工具。

  (3) 金钱态度研究的现状

  截至目前, 有关金钱态度方面的研究已经获得不少成果, 既包含金钱态度的性别、年龄、经济状况、受教育水平等人口学特征差异的研究, 也包括跨文化比较研究 (杨晶, 2015) ;既有探讨人格等因素对金钱态度的影响机制研究, 也有探讨金钱态度的作用机制的研究, 后者重点探讨了金钱态度与生活满意度、精神健康、工作满意度、组织承诺、工作伦理、消费行为和投资行为等变量的关系 (杜林致, 乐国安, 2002) 。

  2.2.3、商业 (财经) 伦理研究

  事实上, 除心理学外, 财经活动中的价值、伦理问题也是经济学、商学、组织行为学等学科关注的重要问题。在命名上这些学科有时直接称作“财经伦理”, 但更为通行的称谓是“商业伦理” (business ethics) 。有研究者 (金丹, 2006) 认为, 财经伦理是财经活动和道德伦理的一个结合, 是财经活动中应遵循和践行的伦理规范, 是随着商业交往的发展而产生、发展和流变的。具体而言, 中国古代的财经伦理思想主要有诚商精神、量入为出、勤勉节俭、见利思义或合理取利;古代的具体财经伦理规范则主要包括反对苟且谋利、诚信无欺、廉洁奉公、商品计量上要求量足、明法审数和依法理财。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财经伦理思想主要为人道主义原则、互利原则, 其具体规范则主要是依法办事、敬业尽责、诚实守信。

  商业伦理的研究可以从个体和组织两个层面进行。有研究 (王欣, 2012) 认为, 现代意义上的商业伦理的形成始于20世纪50、60年代, 起因为西方社会公众及政府对企业利润至上思想指导下出现的对一系列丑恶现象的不满, 如行业垄断、商业贿赂、欺诈行骗等。随之, 政府开始出台商业伦理方面的规范制度并应用于商业实践, 学界也开始对这一问题加强了研究。商业伦理的研究主要有个体和组织两种视角 (莫申江, 王重鸣, 2009) , 早先是个体视角, 认为商业伦理是面对道德困境的个体进行行为决策时所参照的原则与标准的集合;或是指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所表现出的伦理精神或伦理气质 (施祖军, 2004) 。20世纪末21世纪初, 随着组织行为理论的发展, 商业伦理研究逐步从个体层面扩展到组织层面。商业伦理概念的界定也开始立足于公司、企业等组织视角, 认为商业伦理是组织在评价、调查并解决复杂伦理困境的过程中所必须遵循的判别标准。

  关于组织层面商业伦理的具体构成要素也有不同的观点。如Reidenbach和Robin (1990) 认为商业伦理可分为广义的道德公正性、相对性、契约性三个维度。Hansen (1992) 认为商业伦理主要包括信用伦理、人文伦理、效率伦理和环境伦理。Svensson和Wood (2008) 则基于利益相关者理论, 认为商业伦理应该包含一切利益相关者关系 (如领导关系、员工关系、股东关系、组织间关系、供应商关系、客户关系以及竞争对手间关系等) 中的伦理内容。还有研究聚焦于企业及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视角来探讨商业伦理问题 (王欣, 2012) 。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 在决策行为研究过程中还产生了一种新的伦理框架———“保护性价值观” (protected values) , 这一概念最早由Baron和Spranca于1997年提出。他们认为在人们的价值观念体系中存在着这样一类观念:它拒绝与其他任何价值相互交易, 尤其拒绝与经济价值进行交易, 这一类观念被称为保护性价值观, 也有学者称之为神圣价值观。保护性价值观框架主要是用来解释一些不同于传统理性经济学 (任何价值都可以被权衡和相互交换) 观念的看似“非理性”的决策现象, 如即使利润再大也不能破坏森林 (何贵兵, 奚岩, 2005) 。这种非理性决策现象普遍存在于自然资源保护、人权、科技与人性、家庭伦理等领域。类似地, 个体在进行有关财经行为的决策时, 也应有自己所坚持和遵循的保护性价值。

  2.3、小结

  综观以往作为一般价值观系统因子的财经类价值观的研究, 以及专门针对财经价值观中特定因子的研究, 可以简要评述其重要贡献和存在的一些问题。

  将财经类价值观作为一般价值观系统中的因子之一, 是财经类价值观研究的重要开端, 其重要贡献在于认识到了个体行为意义解释系统中财经类价值观的存在及其重要性和必要性, 一定意义上启发了后续对财经价值观中特定因子如物质主义、金钱态度等的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个层面的研究的主要问题则在于没有把财经类价值观放在独立凸显的地位上来审视, 研究的系统性和深度都不够。

  有关财经价值观中特定因子的研究取得了两方面重要成果:一是物质主义、金钱态度等特定因子研究, 本身契合了社会需求, 回应了当时社会的关切, 对特定社会发展阶段 (商业社会繁荣、金融业的繁荣) 、特定文化背景下人们的行为取向特点有比较好的解释力。二是这些特定因子的研究基于心理学研究取向, 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实证研究范式:提出操作性定义 (尽管不同构念之间界定不尽相同) , 探讨因素结构, 制订相应的测查工具, 揭示这些因子与一些人口学变量、主观变量 (如幸福感、满意度) 和行为变量 (如投资行为和消费行为) 的关系。这一范式推进了财经类价值观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和操作化, 对厘清财经价值观的研究内容和范畴, 对财经价值观研究方法选择都具有重要的启示价值。

  但特定因子取向的研究同样存在一些普遍性的问题, 除了研究方法、测量工具等方面存在的争议外 (如测量方法本身可能存在社会赞许性, 工具的测量学指标不够理想等) , 最主要的问题表现为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不仅物质主义、金钱态度、商业伦理其各自构成要素之间经常存在交叉重叠现象, 就是物质主义、金钱态度和商业伦理彼此之间在理论构念上也存在明显的交叉重叠现象 (杨晶, 2015;Kasser, 2016) 。不同构念之间好像有区别但实质上又十分接近和相似, 这表明有必要整合出一个上位概念———财经价值观。

  二是以往有关物质主义、金钱态度方面的研究并非立足于专门解释个体的财经活动和财经行为, 而是呈现出一种试图解释个体一般心理和一般行为的倾向, 这使得物质主义和金钱态度的研究似乎又回归到了一般价值观研究的时代。这种非特异性研究倾向的好处是扩大了所提理论构念的解释范围和实践应用范围, 但不足之处是导致研究结果缺乏针对性, 不同研究结论之间经常存在不一致或矛盾, 研究结果与社会现实之间存在冲突 (如诸多研究结果证明人们追求物质主义价值对个体自身无益, 但人们却仍然坚持物质主义价值观) 等现象 (Kasser, 2016) 。这提示我们, 要解决这一问题有必要构建一个基于普通人日常的、完整的财经活动和财经行为的价值观方面的理论构念———财经价值观。

  总之, 早先的一般价值观研究偏重宏观的、广泛的价值观内容, 没有凸显出经济类价值观的应有地位 (特别是在当代财经社会的背景下) , 研究的深入性和操作性不足。而特定因子的研究, 并没有很好地专注于人们日常的、完整的财经活动和财经行为, 且在某种程度上存在解释扩大化, 即流于一般价值观研究的倾向。因此, 在一般价值观体系研究和财经类价值观特定因子研究之间, 有必要构建一套中观层面的个体财经活动和财经行为的意义解释框架———财经价值观。

  3、财经价值观的概念界定

  3.1、相关概念辨析

  在目前心理学和财经研究领域尚未有研究者明确提出“财经价值观”这样一个概念, 与其接近的概念有“经济价值观”和“金融价值观”, 但这些概念的界定多数是从经济学视角出发的。

  如国内有研究者 (周虹, 曾宪玉, 赵华朋, 2005) 指出“经济价值观”是指人们对经济价值目标及创造经济价值的过程的认识和评价, 具体指人们对各种经济事务、经济现象、经济关系、经济行为进行认识、评价、取舍的态度和观点。还有研究者 (李霞, 2006) 在整合他人观点基础上, 虽然也强调了经济价值观是人们对于经济生活中善与恶、利与害等价值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判断标准, 体现了个体价值观的基本属性, 但其所谓的“经济生活”其内涵却指涉极广, 包含经济制度、经济关系、经济目标、经济行为、经济手段等宽泛的经济领域, 总体上仍然属于经济学视野。国外对于经济价值观的研究多集中于经济学和经济心理学领域, 大多数研究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经济价值观的定义, 更多地是在测量中提出了经济价值观的不同维度 (Furnham, 1997;O'Brien&Ingels, 1984) 。

  全球金融危机和金融活动中的不道德行为的频发, 推动了与金融价值观非常接近的金融伦理问题日益受到经济领域学者的关注 (卿定文, 2009;周肇光, 2011) 。一些研究 (赵凯, 2014) 日渐重视金融活动的道德性和价值性, 认为所有金融活动的参与者都具有“情感”、“欲望”等多种价值属性, 因此, 金融活动从产生的那一刻起, 就包含着经济价值和伦理价值的冲突或不同伦理价值间的冲突。然而, 这些学者并没有直接给出明确的金融价值观的概念界定。

  总之, 以往的“经济价值观”和“金融价值观”概念, 都是纯粹的经济学概念, 是就人们对一般经济、金融现象或者活动的价值认识而言的, 并非是对“个人财经活动”的价值认识。而我们在“财经素养”背景下强调的财经价值观, 特指“个体”对“个人财经活动”的价值认识, 是一个心理学概念, 而非经济学概念。

  可见, 虽然“经济价值观”和“金融价值观”这些提法貌似与“财经价值观”类同, 然而其含义有本质差别。相反, 倒是在心理学领域一直探讨的金钱态度、金钱伦理、物质主义价值观这些概念, 虽然名字上不太像财经价值观, 但实质上更接近, 尽管这些不同的概念只是表达了财经价值观的某个特定方面的含义。而且, 以往研究表明, 金钱观念、金钱伦理、物质主义价值观这些因素都与个体的财经行为有着密切的联系 (杜林致, 乐国安, 2002;李静, 郭永玉, 2008;Tang, 1992;Yamauchi&Templer, 1982) 。因此, 这些心理学概念及其结构的界定, 对我们定义财经价值观的内涵更有启发。

  3.2、财经价值观的界定与特点

  基于上述文献分析, 我们认为财经价值观是个体对其财经活动中应遵守的价值规范的认识, 是影响个体对其财经活动进行认知、评价和取舍的一种价值观念体系。具体包括对从事财经活动意愿、意义和价值的认识, 对如何获得财富和如何使用财富等手段性财经价值的认识, 对为何获取财富即财富终极意义等目的性财经价值的认识。

  本文对财经价值观的这一界定具有如下特点:一是聚焦于个体水平。价值观有不同层次、不同水平, 既有微观的个体水平, 也有中观的社会水平, 还有宏观的文化水平。我们将财经价值观作为个体财经素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定位于个体水平更符合“财经素养”的本意。二是聚焦于个体的财经活动和财经行为。虽然财经价值观原则上应包含个体对宏观经济制度、经济现象、经济行为等进行价值判断的内涵, 但本文关注的重点是个体日常财经活动中所涉及的态度意愿、价值伦理等问题。三是定义包含了个体财经活动的完整环节, 不仅包含了一般价值观概念界定中均具有的目标类价值 (财富的意义) 、手段类价值 (如何获得财富、如何使用财富) , 还包括了个体对财经活动在自身生存和发展中的地位进行评价的内容。因为在我们看来, 后者是前者的前提和基础。

  4、财经价值观的结构

  价值观结构是心理学领域价值观研究的一项重要内容, 是深入理解价值观本质、开发价值观测量工具的前提和基础。

  价值观结构研究主要有三种路径:一是元结构路径, 是通过从学理上解析价值观的成分属性来构建价值观理论框架, 比如认为价值观由价值认知、价值情感、价值行为 (价值判断和价值决策等) 所构成 (Christian, 2014) 。二是内容取向路径, 是通过寻找具有一定理论基础且符合生活现实的几种主要价值取向来构建框架, 如Allport等人 (1960) 将价值观分为理论、经济、审美、社会、政治、宗教六种类型。三是维度取向路径, 是通过严密的学理逻辑抽象概括出的一种价值观的维度结构, 常见的是二维结构, 如Rokeach (1973) 的终极性价值观和工具性价值观, Hofstede (1983) 的个体主义和集体主义, Inglehart (1990) 的物质主义和后物质主义等。以上三种取向各有优势和不足, 但相对而言, 通过内容取向来构建的价值观结构与社会生活实践有更好的契合, 也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和理解。因此, 我们认为财经价值观结构的构建不宜采用元结构路径和维度取向路径, 而应采用更加贴近个体具体财经生活实践的内容取向路径。

  从内容建构路径出发, 我们将财经价值观结构确定为以下三个因素 (图1) :一是理财价值观, 指个体如何看待各种理财活动的价值以及是否重视并愿意开展理财活动。如有人认为理财是值得的, 有人认为不值得;有人有意愿去理财而有人无意愿, 这就是理财价值观的差异。这一因素是探讨后两个因素的前提和基础, 因为在具有理财意愿的基础上去探讨公民的财富价值观和财经伦理观才具有实质意义, 对个体的财经活动和财经行为也才具有指导价值。二是财富价值观, 指个体如何看待金钱的作用和财富的意义。理财价值观中有人认为理财是值得的、是有价值的, 但价值从哪些方面去理解呢?是将财富作为身份的象征还是将财富作为贡献社会的一种方式;是将个体财富的不断积累作为一种幸福还是将财富贡献社会作为一种幸福, 这就是财富价值观的不同。三是财经伦理观, 指个体对财经活动伦理价值规范的认识。在认知到理财重要, 财富获得的特定意义之后, 如何去获得财富和利用财富呢?是选择正当、积极、健康的方式还是选择不正当、消极、有害的方式呢?这就涉及到财经伦理观的问题。

图1 财经价值观的结构
图1 财经价值观的结构

  提出这样一个财经价值观框架, 还有以下几方面的考虑:

  一是来自于对当今中国社会公众财经素养现实状况、特点及问题的观察和认识。改革开放40年来,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 整体上讲所有公民的财富在不断积累和增加, 物质生活水平有了显着的改善和提高, 但毋庸讳言“贫富不均”现象仍比较突出。有一部分人已经日益富有, 他们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如何正确看待金钱和财富, 如何做到“生财有道” (利用合乎道德和法律的途径来获得财富) , 如何回馈他人和社会, 可简单概括为如何“不为金钱所累”的问题。但仍有一部分人处于相对贫困状态, 他们缺乏理财的基本知识和技能, 甚至缺乏理财致富的意愿, 这部分人面临的主要问题可简单概括为如何“不为缺钱所困”的问题。本研究所提出的财经价值观框架中, 因素之一“理财价值观”主要想考察个体对理财重要性的看法和意愿;而另外两个因素“财富价值观”和“财经伦理观”则是想深入探讨个体是否能摆脱钱财负累, 是否能做到生财、用财有“道” (价值规范) 。

  二是受到以往一般价值观结构研究和财经价值观特定因子如物质主义、金钱态度等结构研究的影响。如受Rokeach (1973) 提出的终极性价值观和工具性价值观分类框架所启发, 本研究提出的财经价值观三因素结构中, 财富价值观相当于财经领域的终极性或目标性价值观, 侧重探究公民对金钱财富意义、价值的认识和看法;而理财价值观和财经伦理观则相当于财经领域的工具性价值观或手段性价值观, 意在探究公民对金钱财富获取意愿、获取方式的认识和看法。有关物质主义和金钱态度等的结构研究也对上述框架的提出有重要的启示。

  三是借鉴哲学中有关“价值产生于人与事物互动关系之中”的观点。该观点认为对事物有无价值的评判要取决于主客体之间的关系, 也即客体的属性和主体的需求之间是否具有一致性和适宜性 (杨德广, 1997) 。这一互动关系存在三个要素:价值主体、价值对象、价值活动。本研究提出的财经价值观三因素框架中, 财富价值观是价值主体对价值对象金钱财富的认识和看法, 财经伦理观是对在财经活动中所形成的对价值主体的规范和要求的认识, 理财价值观则是对价值活动———财经活动和行为的认识和看法。

  参考文献
  [1]蔡瑞华 (2000) .台北市“国中生”的金钱态度之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台湾师范大学.
  [2]杜林致 (2007) .金钱心理与不道德工作行为:管理人员和大学生比较研究.西北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 , 44 (1) , 95-102.
  [3]杜林致, 乐国安 (2002) .国外金钱心理研究综述.西北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 , 39 (2) , 63-64.
  [4]杜林致, Tang, T.L.P. (2011) .管理人员金钱心理特征与不道德工作行为关系实证研究.现代管理, 1 (3) , 156-160.
  [5]扶长青 (2009) .大学生金钱态度问卷编制及发展特点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西南大学.
  [6]扶长青, 张大均, 刘衍玲 (2013) .金钱态度研究回顾与展望.河西学院学报, 29 (3) , 96-102.
  [7]何贵兵, 奚岩 (2005) .保护性价值观及其对决策行为的影响.应用心理学, 11 (1) , 60-66.
  [8]胡连生 (2009) .论后物质主义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的影响.江西社会科学, (1) , 166-170.
  [9]金丹 (2006) .财经伦理的历史演变与现状.硕士学位论文.南京师范大学.
  [10]李静, 郭永玉 (2008) .物质主义及其相关研究.心理科学进展, 16 (4) , 637-643.
  [11]李霞 (2006) .中国当代大学生的经济价值观研究综述.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28 (1) , 188.
  [12]林丽琼 (1993) .台北市“国中生”金钱观之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台湾师范大学.
  [13]卿定文 (2009) .金融伦理研究的现代进展.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38 (2) , 24-28.
  [14]莫申江, 王重鸣 (2009) .国外商业伦理研究回顾与展望.外国经济与管理, 31 (7) , 16-17.
  [15]施祖军 (2004) .当代中国商业伦理精神的三个基本来源.湖南社会科学, (5) , 9-13.
  [16]王靖原 (2009) .大学生物质主义价值观、社会支持和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硕士学位论文.河南大学.
  [17]王小锡, 朱金瑞, 汪洁 (2005) .中国经济伦理学20年.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8]王馨竹 (2011) .大学生金钱态度的结构、特点及影响因素的研究.博士学位论文.辽宁师范大学.
  [19]王欣 (2012) .商业伦理研究述评.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30 (6) , 44-46.
  [20]文崇一 (1989) .中国人的价值观.台北:东大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21]辛自强, 张红川, 孙铃, 于泳红, 辛志勇 (2018) .财经素养的内涵与三元结构.心理技术与应用, 6 (8) , 450-458.
  [22]辛志勇, 姜琨 (2005) .论青少年的价值观教育.人民教育, (18) , 5-9.
  [23]杨德广 (1997) .中国当代大学生价值观研究.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4]杨晶 (2015) .国外金钱态度研究述评:概念、差异性与展望.荆楚学刊, 16 (5) , 59-61.
  [25]赵凯 (2014) .对金融危机的哲学反思---以金融的价值及其价值观为线索.武汉金融, (7) , 11-13.
  [26]周虹, 曾宪玉, 赵华朋 (2005) .当代中国东西部大学生经济价值观比较研究.河北工程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2 (1) , 127-128.
  [27]周穗明 (2002) .西方绿色思潮与后物质主义价值观.岭南学刊, (5) , 99-102.
  [28]周肇光 (2011) .金融伦理文献研究内涵的把握及发展趋势.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32 (2) , 46-51.

上一篇:基于财经素养的“三元”结构观探究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论文